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小萌萌

分享时尚生活知识,品位人生苦辣!

 
 
 

日志

 
 
关于我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迈出的每一个脚步,似乎都离不开那些关切的眼神和温馨的话语。然而,很多时候,那些个中滋味,酸甜苦辣,却只能自己体会。

网易考拉推荐
 
 

陌上桑格开  

2014-09-27 13:2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堇瓶子
  词\逍遥飞絮
  苏州府的二公子苏领航带着贴身小厮闯进醉风楼的时候,醉风荷正在一号雅间与温品言聊得正欢。
  见着苏领航气势汹汹的闯进来,醉风荷却似是浑不在意,却在看见温品言微微皱起眉头后才转过头,挑着斜长的凤眼,轻声软语地说道:“不知苏公子,这般可是为何?”
  苏领航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醉风荷,便直直的朝温品言走去:“温品言,你好大的胆子,醉风荷是我苏领航的人,整个苏州谁人不知何人不晓,你竟敢花重金买她一夜。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和苏州府过不去?”
  温品言依旧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一边押了一口龙井一边悠悠的说道:“我既已买下风荷姑娘一夜,那么今晚就该只属于我们二人,苏公子既是知道又怎么如此没有风度的前来打扰。”
  苏领航一怒,挥起拳头就要往温品言脸上砸去。却被一双纤细的素手给拦了下来。
  “苏二公子,我醉风荷不过是这醉风楼里的一名艺妓罢了,公子何必如此为风荷上心;再说,这醉风楼里做主的可是顾妈妈,温公子花了重金买下风荷一夜,这样的事情工资不是也做过么?何故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苏领航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甩袖便走。
  也就是那一夜,温品言被苏领航这么一闹给扫了兴致,只淡淡的道:“鄙人初到苏州不过一月有余,慕风荷姑娘美名而来,本来想听佳人一曲,现下看来,怕是只能改天了。”
  苏领航一走,醉风荷眉间的媚色尽数散去,看向温品言的时候更是一片温婉。听得温品言这话知道他是要走了,于是盈盈一拜算是作别。
  自那一次之后,苏领航还是一如既往日日来醉风楼,日日找醉风荷。只是那温品言却是再没出现过。醉风荷的心便也自温品言走的那天起再也没留在过醉风楼里。
  醉风荷再见温品言却是在三个月后,在城南的西林寺内。
  那一日是风荷生辰,顾妈妈特地许了风荷去西林寺上香许愿。
  那日里,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风荷等人才刚到西林寺便下起了漂泊的大雨来,这一场雨足足下了两个时辰,雨过之后下山的道路又十分的湿滑,在这天色已晚,风荷考率再三便派了个小厮回去只会顾妈妈一声,道是明日一早便回去。
  夜里,风荷正准备熄灯睡觉时却似听见后窗外似有动静,放心不下便掌了灯过去一探究竟,却是被窗下草地上的一黑衣人给吓落了灯盏。风荷心下碰碰直跳,虽说醉风楼里这类伤人死人的事也不少,但风荷却还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在这荒山野岭的一间寺庙里面对这一番场景。
  风荷想着此人一身夜行衣,许是遭到追杀才会是这般模样,只是她醉风荷向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好心善良反倒招来什么祸端。这样想这边准备提起灯盏转身离去,却在俯身拾起灯盏的时候看到那人身上泛着白光的玉佩自腰间滑出。风荷认得那块玉佩,那是温品言从不离身的东西。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温品言时一眼便看上了他身上的那块通透的月华玉佩便脱口问了出来,温品言便告诉她那枚玉佩名字是月华,在月光下会发出如月光一般皎洁而温润的光华,是他母亲的遗物,无比珍贵。一直随身携带从未离身。她还记得那时他还夸他也像那块玉一样呢。
  想到这,风荷吓了一跳,莫不是这人就是温品言?可是想到温品言平日里那温润如玉的模样和眼前这一身黑色夜行衣倒地昏迷不醒的模样相比风荷的确是很怀疑,可是却在揭开那人的面巾之后才敢确定真的就是温品言。
  因为是他,是他温品言,醉风荷不得不救。
  风荷忙了一晚,知道凌晨才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下,却不想就这一觉醒来,温品言却早已不在房内,风荷把整个厢房都寻了一遍却只在枕边他留下的玉佩,拿着玉佩,风荷忽然间红了脸。
  醉风荷刚回到醉风楼,苏领航便跑来找他,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说道:“风荷,你还记得三个月前还跟我抢你的那个温品言吗?”
  风荷正在倒茶的手微微一颤,瞬间又不动声色道:“哦?那个温润如玉般的男子么,这醉风楼像这般俊俏又有风度的公子哥向来就少,,哪能不记得呢?”
  苏领航闻言气了一气,风荷笑着替他拍了拍胸口道:“苏二公子莫气,来,喝杯茶,消消火,公子您刚才想说什么就接着说吧,风荷听着呢。”
  苏领航这才缓了缓,喝了茶道:“原来那温品言是湘王殿下的人,专门替湘王搜集情报的,一个月前,湘王谋反的消息败露了,湘王被杀,他的那些手下自然也没什么好下场。”
  风荷心下一惊,这倒让她明白了昨日为何温品言会倒在西林寺了。而今日苏领航跑来告诉他这个消息可是因为温品言被抓了?许是想得太过入神,却不料那些担忧的神色都被苏领航瞧了去。苏领航突然用力的抓住风荷的手腕道:“醉风荷,你别忘了,若不是本公子,你能登上这醉风楼的花魁之位?”
  醉风荷只觉得手腕被抓的生疼,便放软了语气道:“苏二公子,风荷一直都铭记着你的好以致这身子除了您从未让别人碰过。”
  这苏领航自然是知道的,这醉风楼里可是有不少他的眼线。从醉风荷第一天进醉风楼开始,他便一直将他包养着,其他人就算是垂延也不敢和他苏领航过不去。唯一那一次温品言他也是知道的。
  苏领航邪邪一笑,伸手拉过风荷将她带入怀里,故意说道:“温品言那晚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一千两黄金买风荷你一夜呢,就是本公子可也是出不起这么大的价钱的。温品言是商人,怎么会做如此亏本的买卖?”
  “风荷也是不知,只是二公子走后,那温公子只道没了兴致便也离去了。”
  那一夜的事苏领航自是知道的,不然他岂会让醉风荷继续呆在这醉风楼里?
  闻着风荷身上特有的淡淡的荷香苏领航便心猿意马起来,抱了风荷往床榻走去,风荷笑着捶了捶苏领航道:“苏二公子,今儿个风荷月信来了,怕是不能服侍公子了。”
  苏领航闻言笑道:“本公子今日里就不动你,只抱着你便好。”
  话已至此,风荷便不再好推脱,只得应了。晚间,苏领航便真如她所说的那般只是抱着风荷,并不做其他,风荷这才放下心安心的睡去。
  却不知,苏领航却在风荷睡着后起床在她的房间里四处查看了一遍无果后才又回到床上躺好。
  第二日醒来,苏领航却说要带风荷去游湖。二人踏上画舫,一面看看风景一面说笑着。风荷感觉有些不对经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只得暗自警惕着。待画舫游至湖心时,画舫便停了下来。苏领航挥挥手,那些月工歌姬便都退下了。没了这些丝月之声画舫倒是安静不少,但却又静得让人备感不安。苏领航搂过醉风荷,在她耳边低低的笑道:“风荷,本公子今日可要送你一个礼物。”说完对立在一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片刻,便带了一个人出来。
  那披头散发、手脚都背上了锁链浑身是伤的人分名就是温品言。风荷脸色一白,直直的朝温品言看过去,却见他脸上依旧是一片云淡风轻。似是所有的屈辱和伤痛都不存在一般,看得风荷心中一痛。
  风荷想:不行,我一定要救他。
  苏领航突然笑了笑,道:“风荷,本公子一直想听一听三年前你在风城弹的那首震惊凤城的曲子呢。”
  醉风荷一听,瞬间明白了为何苏领航专宠自己这么久,又为什么在她三年前第一次弹过那首曲子之后苏领航便出现了还把她捧为了醉风楼的头牌。
  三年前,醉风荷不过才是十五岁的年纪,父亲是凤城的都尉。风荷自幼酷爱乐曲,待到十五岁时琴艺已是凤城一绝。
  那个时候,他还不叫醉风荷,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雅桑格。
  雅桑格也是一种花的名字,是凤城最美的一种花,雅桑格便人如其名一样,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长成了凤城最美的一朵花。
  桑格在十三岁的时候便开始钻研乐谱,自创了一首曲子“觅良人”只是这首曲子只能是弹给喜欢的人听。
  十五岁那年,桑格遇见了一个温润如玉般风华的男子,只一眼他就倾付了珍藏十五年的心。那个男子,便是温品言。
  凤城是梁国边界的一个小城,由于是异族,凤城的人大都豪迈不拘小节,女子也相对开放些。不似江南女子含羞侧目、欲语还休。
  温品言是商人,却是梁国最大的富商。凤城并不是一个富豪的地方,他的父亲不过是凤城的一个小小都尉,雅桑格也不知道为什么温品言怎么会来找她的父亲。那个时候,这些她都没有想到,也不需要她去想。于是她只派了身边的侍女去打听温品言什么时候走,桑格便飞快的从自己的院子里一路跑到前厅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温品言,只一眼,她就看上了温品言腰间别着的那枚玉佩,桑格便笑嘻嘻地道:“公子腰间的那枚玉佩深得本姑娘的眼缘,不如就送给桑格可好?”
  温品言只是微微一笑:“此玉名为月华,乃家母遗物,不可随意赠人。”
  桑格听了,便只能作罢,只是神情瞬间有些失落。
  温品言却又笑道:“家母曾有遗言,若寻得一位意中人,便可将此玉佩赠与那姑娘。”说完,便微微颔首后离去了。
  直到后来,桑格每次想起这句话心都会砰砰的跳个不停。
  在温品言就要离开凤城的前一天,桑格终于鼓起勇气抱了琵琶去见了温品言。那是她第一次弹那首“觅良人”,只是想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但是,桑格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她那一曲,给她惹来了灭门之祸。
  温品言离开都城一个月后桑格一家便被下旨灭满门,罪名是与湘王勾结、意图谋反。
  行刑的前一天晚上竟又奇迹般的见到了温品言,他还是那一袭月白长袍、踏着月光来到她面前,她都还没来得及问他是怎么找到这里又是怎么进了这城牢,他却先一步蹲了下来轻柔的问她:“我可以救你,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那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于是他继续说:“难道你真的相信你爹会谋反?你不想还你家族一个清白?”
  最后,她点了点头,之后,她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醉风楼里了。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也不是温品言,而是一个有着一双斜长的凤眼,嘴角总是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的男子,他就是苏领航。
  苏领航说:“你晕倒在我苏府的门口本公子是看你有几分姿色才决定救你,不过你这来路不明的身份倒是个问题,但只要你乖乖地听本公子的话,本公子自会让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苏领航还说:“你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荷香,我不管你以前叫什么,但从现在开始,你就叫醉风荷,我会把你捧成这醉风楼的头牌的。当然你醉风荷只能属于我苏领航,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但你最好也要给本公子安分点!”
  自此之后,雅桑格便不再是雅桑格了。桑格想:雅桑格也好、醉风荷也罢,她的心,都早已给了温品言。
  苏领航见风荷迟迟不应声便又笑道:“本公子知道三年前年首曲子只弹给了温品言,只不过这一次,我希望风荷你只为本公子而弹。“
  风荷笑笑:“那便请焚香摆琴吧。”
  苏领航疑惑道:“本公子记得风荷弹给温品言的可是琵琶。”
  “苏二公子不是要求风荷这次只为公子而弹吗?琵琶已经为温公子弹过一次了,又怎可再拿来给苏二公子?”
  “哈哈,还是风荷思虑的周到,那就用古琴好了。”苏领航大笑道。
  侍女端来了干净的水,风荷洗了手,焚好香,转身在古琴前坐好,朝坐在对面的苏领航千娇百媚的一笑,手指便在琴弦上拨动了起来。《觅良人》
  轻歌舞  妙曼佳姿风度
  音染众人心独楚
  奇才俊杰无数
  我只须一人爱慕
  姹紫嫣红中关注
  怎及月下守护
  醉漫步  笑颜藏匿酸楚
  一方情路一方雾
  风尘之外环顾
  我心中情郎何处
  情生情灭亦无助
  夜夜忧容凄苦
  人生已殊  行走陌路
  曾有温馨图
  梦里相寻百度
  是否我心已有所属
  倚楼且听细雨落湖
  恰似泪滴连珠
  锦霞光鲜深处
  此刻尽情地哭诉
  轻语断肠苦
  或许此生情感空无
  守窗长叹夜幕
  无奈风尘雨露
  唯有匆匆效自古
  一世待沉浮
  风荷低绵温软的声音传到苏领航耳中,顿觉得无比的缱绻舒畅,似是进了温柔水乡里,浑身轻松而舒畅,有点软乎乎、飘飘然起来了。
  一曲终了,画舫里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乐曲中没有醒来。醉风荷连忙起身在苏领航身上搜出了钥匙打开了温品言的锁链。然后从头发里拔出一根簪子在温品言的手指上刺了一下,有红色的血流了出来,温品言便清醒了过来。醉风荷便扶着温品言跳入了湖里。
  苏领航等人醒来后,醉风荷和温品言早已经不见了。侍卫急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苏领航只是微微站起身,看着平静的湖水道:“放心,温品言是不会让本王失望的。”
  温品言在一间破旧的小茅屋里醒来时,醉风荷坐在窗前盯着桌上的一盏茶愣愣的出了神。
  “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把月华送给我了啊。”风荷浅浅的笑道:“三年前你说月华只能送给你的意中人,三年后在西林寺你把它留给了我。”
  “我对你的心意从不曾遮掩,我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月华为我所有。”风荷转过头看着温品言道:“我很开心。”
  温品言看着醉风荷那淡淡的笑容里却有着深深地绝望,瞬间明白风荷怕是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遂把头转了过去不再看她:“你该杀了我的。”
  醉风荷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苏领航已经没事了,那柱香烧完,温情散的功效便会散去的。”说完似是不经意地端起那盏茶一饮而尽,轻轻试了试嘴角的茶渍站起身朝门外走去,却是摇摆着不能站稳。温品言这才察觉到了异样,奔了过去扶住了风荷快要落地的身子。
  风荷躺在温品言的怀里浅浅的笑着:“温品言,雅桑格还是那个雅桑格,她一生都没有负你。她的身子以及她的心。”
  转而又看向天空艰难地说道:“对不起,是女儿不孝,不能为族人报仇。”
  温品言忽然想起三年前他奉湘王之命去游说凤城城主与湘王合作,却在经过凤城都尉府的时候被一串如夜莺般清脆而欢快的笑声吸引。他向来是个正人君子,从不做无礼越矩之事,却在那时候飞身上树偷窥那高墙院内生动活泼、明眸浅笑的女子。
  后来他终于得知那女子的名讳。原来她叫雅桑格,是凤城最美的一朵花。他很想见她一面于是便找了个由头去都尉府拜会就是希望能见上她一面。他没想到他的希望成了现实他就真的的见到了他。她朝他气喘吁吁的跑来,直言要他的玉佩,他满心欢喜确又不想就这么快就断了与她的牵扯,于是他没有将玉佩给她。
  后来她抱着琵琶来找他的时候他正与湘王在房内谈话,他忙从内室出来,中间隔着一道屏风,雅桑格并没有看见湘王,只是急急地拉了他的衣袖:“听说你明日就要走了,就让我为你弹奏一曲算是作别,可好?”
  他不忍拒绝,点点头。
  后来他想若是那一日那狠下心来把她赶了回去,那后来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湘王就不会看上她的美貌,看上她的歌喉,也就不会杀了她一族,更不会得到她后不给她名分只把她扔在醉风楼里。
  醉风荷不知道温品言喜欢上她比她喜欢他还要早,她也不知道当初温品言说带她走是真的想带她走只是在半路被湘王拦截了而不是只为了把她送给湘王。她更不会知道苏领航喜欢她也是真的,只是苏领航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了别人,而那个人还是他的属下,若不是温品言还有利用价值他早就在三年前杀了他。于是他只能用这种霸道的手段将风荷据为己有,苏领航想:得不到她的心,得到她的人也是好的。
  只是不知道当苏领航知道真相,那个他以为夜夜在他身下承欢的那个人不是他喜欢的醉风荷时该是怎样的暴怒。
  那个夜夜代替风荷与苏领航缠绵悱恻的姑娘是风荷救回来的一个哑女,风荷给她取名为哑姑。风荷将哑姑就回来后藏在密室好生养着,直到第一次苏领航传来消息要在风荷这过夜时,哑姑为报恩自愿替了风荷。
  其实上次苏领航没有找到的那个机关是在风荷的床底下。每次苏领航来过夜时,风荷便会点上一种香那种香能让人觉得舒适轻松从而放松警惕。于是风荷便趁更衣的事和哑姑换回来。哑姑身形与风荷相似,只要面上贴一层人皮面具便与风荷本人无二。而人皮面具是凤城人人都会弄得一个玩意。所以这件事就被这样调换了来。
  而风荷发现温品言和苏领航的身份是在西林寺的那一晚。那晚温品言应该是送信去凤城回来时被追杀的,因为风荷在温品言身上发现了凤城城主给湘王的密函。风荷认得凤城的字,心下好奇便拆了看了,她这才知道原来与湘王勾结的不是她父亲,她父亲不过是替罪羔羊而已。也想过要报仇的,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势单力薄,更对付不了湘王,而对温品言,她又怎么下得了手。
  但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这一点,她和他,便再无可能。
  直到风荷死后很多年后,苏州的人们都已经忘了曾经轰动苏州一时的醉风楼的头牌姑娘醉风荷。
  只是在城外十里处一所茅屋周围种满了一种不知名的花,开得甚是明媚妍丽。
  后来又游走四方见多识广的商人说,那花名叫桑格花,是边远凤城的最美的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